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關于我們歡迎來到 · 視點印象網
文化您的當前位置: 主頁 > 文化 >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時間:2019-10-08來源:網絡
2019年十月的阿拉善,全球沙漠越野盛會開啟,發動機四面八方轟鳴而來,撒野和狂熱的氣氛一觸即燃。而在五十公里外的定遠營古城,沉浸式體驗實景劇《王府盛宴》正以它自己的節奏……

2019年十月的阿拉善,全球沙漠越野盛會開啟,發動機四面八方轟鳴而來,撒野和狂熱的氣氛一觸即燃。而在五十公里外的定遠營古城,沉浸式體驗實景劇《王府盛宴》正以它自己的節奏徐徐拉開,旖旎,魔幻,精彩紛呈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兩種迥異的氣氛都和導演趙章翔有聯系,只不過當晚的他,全情投入在《王府盛宴》的進行中,根本無暇他顧。觀眾的掌聲和笑容,靜默或者熱情,都是他當晚演出結束后立即修正演出細節的參照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作為《王府盛宴》總導演、總策劃、總制作人,他對自己的要求過于苛刻。也緣于認真,在經過幾乎一年的打磨沉淀后,他追求的已經達成:用先鋒極致的藝術形式,去發掘一座城的內在。核心是歷史和傳統,敘述方式卻早已跳出既有思維。這有點像孫悟空和他的七十二變,作為導演,表達形態可以千變萬化,終極追求只有一個,求到真經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首演現場氣氛熱烈,《王府盛宴》用光影敘事和沉浸式體驗贏來了贊譽和喝彩,也把秘境阿拉善以藝術陣地的形式再一次推向新的維度,使得這片土地顯露出了粗礪之中隱藏的藝術光芒。

熱愛的本質是相通的

內蒙古阿拉善和趙章翔的相遇,即是偶然也是必然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此前,畢業于四川大學新聞系的他,一路從報社記者、欄目策劃、編導、制片人等角色中汲取能量,直到成為中國十佳紀錄片獲獎導演,大唐國禮《夢長安》指定拍攝導演,張藝謀、王潮歌、樊躍之中國《印象系列》宣傳片指定拍攝導演,王潮歌《又見系列》宣傳片指定拍攝導演,著名主持人楊瀾《尋夢系列》指定拍攝導演,中國達喀爾、馬來西亞RFC、絲路國際拉力賽、英雄會指定拍攝導演……一系列閃耀光環的背后,是趙章翔向藝術理想不斷接近的鮮明軌跡。在他熱愛和擅長的領域,有穩定團隊,有豐厚資源,有成熟機制,如果他自求安穩,更多的榮譽還將接踵而至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來到阿拉善左旗的2018年,趙章翔選擇了另一條探索之路。雖然作為越野英雄會拍攝導演已經多次來過這里,但突然的心動是從這一年開始。他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里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趙章翔坦言,這有點像你愛上一個人,心動總在瞬間發生,但此前一定是有情感積累的。對一個人、一片土地的熱愛,本質上和對藝術的熱愛都是相同的,因為它們都會催生他為之奮不顧身,披荊斬棘的情懷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阿拉善有久遠的歷史和文化底蘊,有豐富的地理和人文資源,對這些,身為導演的趙章翔都是如數家珍。另一方面,他又深切地感受到由于多重因素,阿拉善被世界和國人了解認知的程度并不夠,或者說,至少同它擁有的豐厚寶藏相比,它贏得的矚目遠遠不夠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煉就一雙“火眼金晴”的趙章翔敏銳地發現,阿拉善需要更多的核心文旅推廣資源,諸如英雄會等資源單打獨斗,并沒有形成集群效應。能為這塊土地做點什么?他把關注點投射在阿拉善曾歷經九代十王,十二位清室格格遠嫁塞外的史實資料中,義無反顧地投身到為阿拉善打造《盛宴系列》實景劇的目標上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“我要創造的并不是全新和未見,而是在既有歷史脈絡和文化格局中的重新創造,這是一種更為艱難的創造。因為全新沒有既定的規則和界限,但重建必須遵從這片土地的內在,以新的姿態回溯。”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在他的預設中,空間的分割,時間的序列,劇情的走向,觀眾的切入,乃至一束燈光的恰好出現,都是有精準要求的。這使得趙章翔面臨更多的困難,演出場館,舞美設計,劇本策劃,演員培養,每一個環節他都親力親為,沒有一絲懈怠,但還是遇到不同程度的挫敗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推翻,試驗,修改,重來,在打造《王府盛宴》的過程中一再出現。“沒辦法,這是戴著枷鎖的舞蹈,你既要跳得好看,又要接受來自地方和人的種種阻滯……”提到困境之時,趙章翔臉上露出無奈之色,可是他還在繼續,似乎一旦委身于某種熱愛之中,就自覺自愿去為此付出,不能夠停下來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與此同時,他接受了阿左旗政府的邀請,擔任其文旅戰略總顧問、總策劃,為這片土地策劃打造一系列文旅演出產品,對文旅產業規劃和產業格局都提出了全新的發展思路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在藝術創作和文旅策劃領域,他都已經游刃有余,他把兩種特質重組和融合,為阿拉善量身打造了《王府盛宴》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某種程度上,阿拉善改變了他的藝術創作走向,使得他以一種堅持和隱忍的姿態,駐扎在阿拉善左旗的定遠營古城,不懈地去打磨他追求的那束光。

藝術的實踐派和先行者

2019年國慶開演的《王府盛宴》,以空間的4個區域,時間的4個篇章,對阿拉善悠久豐富的王府文化進行了重建,以蒙古族最為隆重的宮廷盛宴詐馬宴為演出中心,通過影視化的表現手法與現代化的舞美設計,讓定遠營最后一位王爺達理札雅穿越時空與其他九位王爺對話,再現歷史中的重要章節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在趙章翔為阿拉善打造的《盛宴系列》長卷軸里,《王府盛宴》的篇幅牢牢地把握著“王”的氣度和風范,“宴”的格局和場面。觀眾們置身的是舞臺,也是昔日王爺府,一瞬穿越回百年前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在演出的過程中,身著華美服飾的宮女以宮廷禮儀呈上美食,觀眾們逐一品嘗。長調、多種蒙古族傳統舞蹈穿插表演,具有極高的藝術水準。全劇通過光影、舞蹈、對話、美食等多重因素交織引領,使得觀眾輕易就走進了百年城池的古老內心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這是一種全方位的身臨其境眼睛,耳朵,及至唇齒喉舌,統統處于實景劇的持續調動之中,而情緒和感受在舒服放松的狀態里,達到最飽滿的狀態。對于觀眾而言,這是一趟難忘的回溯之旅。九代十王是遠去,也是真實。穿越古代是夢幻,也是真實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趙章翔導演把這種全新的嘗試稱之為沉浸式實景體驗,實景舞臺和開放式表演的與眾不同,互動交流的與眾不同,現場要素的與眾不同,觀者感受的與眾不同,它們構成了趙章翔全新的實景劇探索之路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在創作的時候,趙章翔導演刻意去掉了被兩極評價的沉浸式劇目的晦澀難懂,切入的方式可以是先鋒的,但呈現的內容要交給傳統文化,它不能端著,它要有親和力。也就是說,既要讓觀眾感受到不同,又不能過分放大,這種度并不好把握,但趙章翔恰當地實現了平衡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或者從觀賞《王府盛宴》開始,觀眾會對白日質樸的定遠營古城變換印象。從它的夜色旖旎中抬眼望去,是三百年的波瀾,也將觀望到遠至舊時器就有人類活動的阿拉善。它使得游客的到訪不再拘泥于自然,感受的觸角可以遠一點,再遠一點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很多時候,塵封的窗戶會經由藝術開啟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趙章翔只能對自己的作品表現出高調的滿意,于阿拉善而言,他開啟了一種藝術流向,這是嶄新的視角,對阿拉善來說前無古人。如果阿拉善厚重的歷史和深藏的文化旅游資源還在不斷挖掘之中,那么趙章翔是那個沖在最前面去尋找和行動的人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一個藝術的先行者,拋去對作品的些許遺憾之處,不應該再有別的牢騷了。

藝術的迷幻在于它的多變

對偏于西北敦厚恬淡的阿拉善,《王府盛宴》是一場從文化藝術開始自我革新的大膽接納;對藝術思路已經跨入成熟的趙章翔,這是一次跳出舒適圈的出走和挑戰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《王府盛宴》的創作形式不同于趙章翔導演以往的作品,他在其中融入了多重觀感體驗,與之相對,如何調和多重觀感使它們達到統一和諧,也考驗著他的導演能力。對于趙章翔,不斷地試驗和摸索是達成和諧的必由之路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在《王府盛宴》的演出中,舞美首當其沖吸引了觀眾,輕紗柔幔,華麗服飾,色彩交疊,光影交錯,它們循序漸進,但又各自為陣,融合出富有感染力的表演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當年的一部《英雄》,張藝謀藉由華麗影像和色彩美術開啟了商業大片的概念。對倚重美術和鏡像構建的故事,觀眾逐漸從迷茫到接納,走了很長一段路。相較而言,實景劇的華麗美術表達卻是一開始就被大眾認可的的,不論是《印象系列》、《又見系列》,舞美設計都成為支撐劇情的重要手段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趙章翔在《王府盛宴》的構建中,有突破,有創新,但對于舞美設計,他堅持以電影導演的視角去精心呈現。《王府盛宴》演出地點是王爺府內的戲樓,身后是燈火輝煌的營盤山,營造出與歷史、自然、傳統充分融合的實景舞臺,讓觀眾隨劇情穿越在三百年的滄桑變遷中,雍容華貴的舞美視覺與燈光技術的完美結合,使演出場景的層次更加豐富,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“這可能也是一個電影導演的優勢吧,不吝于美學鏡頭的運用。實際演出中,大到華麗地毯,小到桌上精致的一盞燈,對觀眾而言,都是某個會不經意打動的點。”他把電影美學完美地融合進了實景劇敘事之中,但在坐落于定遠營古城的辦公室里,淡雅屏風,落地宮燈,卻透露出靜到素樸的格調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當然對趙章翔,舞美可以是信手掂來錦上添花的事,重要的還是他對自己藝術理念的一次重新審視。斷舍離曾經的宏大主題,一個對藝術有所堅持的人開始另辟蹊徑。對阿拉善的王府文化,他用迥異的方式去濃縮呈現的同時,藝術帶來的求新求變本身就是一種再造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在《王府盛宴》中,最值得關注的還有完全開放的街區表演部分,一些觀眾為觀劇而來,提前醞釀好了情緒,而更多的是夜晚散步而來的人,有著和表演完全背離的情緒。燈光已經在舞臺埋伏好滄桑和回憶的基調,他們卻溜溜達達穿過定遠營的步行長街。吃烤腸的孩子,騎三輪車突兀穿過的送水工,牽手的情侶,活棒亂跳的小狗,都把影子不斷投射到搭建舞臺的墻上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有備而來的觀眾會詫異于表演環境的完全敞開,以至于造成了強烈的沖突和矛盾感。歷史在認真述說,現實在緩慢繼續。而趙章翔導演說,這是他刻意的選擇,讓不同時空疊加和相遇。某一刻你會有身在何時何處的恍惚,他樂意讓偶然必然的觀者都陷入其中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而除去藝術本身,他覺得阿拉善的未來有所希冀,才是他創作《王府盛宴》的動力所在。在尚未看見經濟價值的時候,他更多地衡量著自身可以創造的社會價值、文化價值、傳承價值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“對于缺乏密集關注的地方,藝術創作更艱難,但也反彈力更強。可能你觸動一個點,它只是露出縫隙,但經年累月,巖熱的噴發就會到來。”這是趙章翔的愿景,他以藝術為推手,去撬動那個點,等待阿拉善向世界向中國展露出深厚的歷史寶藏和自然寶庫。

反觀一年的堅持和執著,《王府盛宴》的成功驗證了趙章翔的探索是精彩有效的。

導演趙章翔---以藝術的姿態,去熱愛

“我的藝術創作已經對這里有所影響……”這是首演當晚,導演趙章翔最恰當的結語。

(編輯:文碩)



免責聲明:本篇文章轉自網絡,如有侵權,請告知刪除,本網站不負責任何法律責任。聯系方式:QQ:3098026269
友情鏈接
北京时时彩计划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