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關于我們歡迎來到 · 視點印象網
收藏您的當前位置: 主頁 > 收藏 >
劉建文:攜玉一生 收藏怡情
時間:2018-11-21來源:印象中國網
凡是見過劉建文的人都有這么一個印象:和氣儒雅。在與劉建文交談了近兩個小時后,腦海里只有一句話來解釋這一烙印般的印象從何而來謙謙君子,溫潤如玉 初識古玉 鐘愛一生 當問……

劉建文:攜玉一生 收藏怡情

凡是見過劉建文的人都有這么一個印象:和氣儒雅。在與劉建文交談了近兩個小時后,腦海里只有一句話來解釋這一烙印般的印象從何而來——謙謙君子,溫潤如玉

劉建文:攜玉一生 收藏怡情

初識古玉 鐘愛一生

當問劉建文如何開始自己的收藏之路時,他回憶道:“那是20多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,我得到了一塊古玉,由此愛上了收藏。”自那以后,劉建文便無法控制發自內心的對藝術品的狂熱,通過近30年的收藏,積累了玉器藏品數千件,并獲得收藏界的一致贊賞與好評。

漸漸地,劉建文已經成為全國遠近聞名的玉器收藏家和鑒賞家。加上他秉承“誠實守信、義利并舉”的儒商精神,朋友們遇到收藏方面比較糾結的事情,“找劉建文去”已成共識。“這是朋友對我的肯定。我把這些認可也看成鼓勵與鞭策。畢竟我要對得起大家的信任吧?”劉建文笑著說。

那么他收藏的古玉今天的經濟價值如何?愛玉如命的劉建文笑道:“當然都是無價之寶,因為它們都是獨一無二的。”劉建文認為,古玉只要有文化內涵,那就一定有價值。在中國幾千元可以買到的玉幣,在外國可以賣到幾萬元。十多年前,劉建文曾以5000元的價格購買了一塊良渚文化時期的古玉,現在這塊古玉價格翻了數十倍。與大多數藏家在價格高漲時拋售藏品的做法不同,劉建文惜售在圈里是出了名的。曾有美國收藏家以200萬元收購他的一件藏品,他只是一笑了之。

劉建文每得到一件的藏品,都會為之設計一個合適的底座,有時甚至不惜成本選用上好的木材。他的不少藏品,僅底座的成本就好幾萬元。“好馬配好鞍”,在劉建文這里,不是掛在嘴上的口頭禪,而是他用心呵護藏品的基本態度。

筆者好奇地問:“你的寶貝會忍痛割愛嗎?”沒想到劉建文爽快地答道:“肯定會啊!以藏養藏,才能長長久久。只出不進,不符合能量守恒原則。”在劉建文眼里,收藏玉器是自己最大的愛好,多與同行交流,才能更好、更快地提升自己。“入行20多年,在我眼里,玉石不再是一塊‘頑石’,而是一個有靈性的、可以與之進行心靈對話的朋友。”

劉建文:攜玉一生 收藏怡情

取之民間 回饋社會

除了將大部分心思傾注在玉器上,對公益事業情有獨鐘,熱心參加公益活動,在劉建文的生活中也占有很大的比重。與惜售藏品不同,對公益活動,出錢、出力、捐物他毫不含糊。

“我認為收藏一定要為社會服務,那樣才能體現出收藏的價值。所以,我以收藏為媒介,參加各種社會活動和公益活動。目的只有一個,那就是讓人們能領略到祖先們創造的文化成果,為弘揚傳統文化盡自己的綿薄之力。”說起做公益的初衷,劉建文樸實的話語中滿含著儒雅與大愛。而這份儒雅與大愛,與劉建文是一誠長老的入室弟子有關。

一誠長老歷任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、江西省佛教協會會長,2002年當選為中國佛教協會會長。一誠法師愛國愛教,道風好,佛學造詣高,在佛教界有著相當高的威望。

說起與一誠法師的緣分,劉建文立馬收起談玉時的笑逐顏開,變成了一臉的敬慕。2005年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和朋友一起去廣濟寺拜訪一誠長老。一誠長老初見劉建文就覺得很有緣分,送了他自己寫的字和弘揚佛法的書,過了一段時間,又收劉建文為他的入室弟子。從此之后,劉建文每年都去廣濟寺看望一誠法師,并聽他講佛法。

當問到一誠法師對他最大的影響時,劉建文感慨地說,最大的改變就是整個人“靜”下來了,戒掉了以前的浮躁,懂得了大愛的思想。

劉建文的企業華夏壹心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蒸蒸日上,顯示出他過人的經營能力,但他的追求不止于此:“我的公司是做文化傳播的,平時和收藏品、藝術品打交道很多。這項工作有利于我對玉器樣式和結構的熟悉,但總覺得不夠深入。有時我就想,要是哪天我能親眼見到真正的上好古玉,該有多好!正是當初這個樸實的想法,引導我走上了玉器的收藏之路。而這一走,就是近30年。”

“人生就一個緣字。玩玉同樣講究緣分。緣從何來?那就是,有一雙發現的眼睛,有一個聰慧的大腦。生活有時候需要一些放棄,放棄那些過于強求的,你才會發現生活之道。”

富于收藏,精于鑒定,讓劉建文的玉器收藏之路越走越寬。通過玉器收藏,他也得以實現了自己回饋社會、弘揚傳統文化的初衷。

劉建文:攜玉一生 收藏怡情

收藏怡情 探究文化

在傳統文化中,玉器最具中國人的個性,最符合中國人的心理。劉建文喜歡研究一件藏品背后的成因,甚至會花大量的心思與時間去探究它對時代產生的影響,以及它消亡或式微的原因。

“要成為一個快樂的收藏家,就必須先了解中華文化。”劉建文說,首先要常到博物館參觀,閱讀考古出土資料,收集古玉殘件破片標本,參加古玉研習鑒賞班和講座等;其次要拜真正的收藏家為師,從眾多藏品中進行鑒定比對,看得越多越能增強眼力。“藏玉不能浮躁,一定要以學識做基礎。只有了解并熱愛中華文化,才具備藏玉的資格。”

收藏實際上是一種文化的傳承,一種對歷史的尊重,也是對未來的啟示。中國自古以來,各代帝王就一直對玉情有獨鐘,所以玉成為了中華民族有別于其他民族的一種特有收藏品。

“中國古代一直推崇‘君子如玉’的傳統美德,君子文化是中國古代特有的文化,不管是文人墨客還是王公貴族,都以被稱為君子為榮。既然自稱君子,自然是以君為貴,所以君子文化可以說是帝王文化的一種延伸。劉建文還告訴筆者,目前民間有著大量不見于史載的新器形古玉,在印證史料暫付闕如的情況下,需要謹慎下結論。“你可以懷疑廣大收藏者的眼力,但不可輕易否定老祖宗的東西。比如早期人們看不懂良渚文化玉器,認為是漢代玉器,20世紀70年代考古發現了良渚文化后才真相大白。”

隨著近年來古玉市場的不斷升溫,每年玉器的價格都有不同幅度的上升,市面上便充斥著不少魚目混珠的新、假、破的玉器。劉建文告訴筆者,國內對古玉的研究始于上世紀80年代,起步較晚。“至今在古玉研究方面都沒有統一的教科書,沒有標準件,也沒有科學的測試手段,完全靠經驗。”

而經過多年的摸索,劉建文總結出了鑒定古玉的五種方法:第一看外形,古玉經過幾千年泥土和礦物質的侵蝕,會產生深入到玉器肌理的蝕斑點、鈣化斑和沁色,珍品的沁色色彩多種多樣,分布均勻自然,而現代染料仿造的沁蝕則色彩僵硬;第二看神韻,自古以來得到一塊好玉不易,因此每一件玉器都會經過精雕細琢,上好的古玉一定是神形兼備的;第三看工藝,不同時代有符合當時特點的工藝特征,如有超越時代的工藝特征便是贗品。古代玉器工具較差,表面會留有凹凸的溝紋,而現代機械仿造的玉器則非常平整;第四看氧化層(包漿),天然的氧化層富有光澤,表面看起來坑坑洼洼的蝕斑點,摸上去猶如嬰兒皮膚一樣光滑溫潤。而仿品通常是以機器拋光,或將玉器放入油鍋中煎煮,成品泛著“賊光”,很不自然;第五看材質,從新石器時代到夏商時代的古玉基本都是就地取材,東北紅山文化所使用的玉質是岫玉,而浙江良渚文化所用的是透閃石和揚起石。如果良渚文化的器型出現在新疆和田玉質上,那這件玉器就很可能是仿品。

劉建文對初入此行的玩家的建議就是量力而行,有多少米做多少飯,這也是他二十多年來用金錢和失敗的經驗總結出來的。收藏切忌入不敷出,一個人的財力再大,與浩瀚無邊的文物相比也是九牛一毛,沒有人能將所有心愛之物全部收入囊中。收藏是性情的陶冶,不是單純的財富聚集,一旦過頭,樂趣一定會變得不那么樂,也沒趣了。
劉建文:神州雜志社常務副社長、中國亞洲經濟發展協會華夏文化藝術委員會副會長、中國藝術品鑒定評估師、華夏壹心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 (陶偉 編輯報道)

 

(編輯:文碩)



免責聲明:本篇文章轉自網絡,如有侵權,請告知刪除,本網站不負責任何法律責任。聯系方式:QQ:3098026269
友情鏈接
北京时时彩计划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