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關于我們歡迎來到 · 視點印象網
美食您的當前位置: 主頁 > 美食 >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時間:2017-06-13來源:一大口美食榜
三月之前,我對臺州的概念基本為零。三月之后,我瘋狂的迷戀這里所有的吃食。那是一種持久不能平復的激動,上一次這樣噴涌的情緒還是13年末的潮汕之旅。而后的幾年,潮汕的火……

三月之前,我對臺州的概念基本為零。三月之后,我瘋狂的迷戀這里所有的吃食。那是一種持久不能平復的激動,上一次這樣噴涌的情緒還是13年末的潮汕之旅。而后的幾年,潮汕的火爆想必你也知道了。所以,我迫不及待的想告訴你,趁現在知道的人還不多,快來臺州!

趕天下人之先,品遍這里所有令人稱絕的特殊美味。

我沒吃過那么好吃的蘿卜。

那是臺州仁益排擋,一碗非常其貌不揚的蘿卜排骨。要說唯一不一樣的,就是料足湯少,排骨墊底蘿卜堆尖兒,滿裝在一個廉價的大排檔常見白瓷碗里。

真的,一點吸睛點都沒有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仁益飯店的蘿卜

我是沒打算把自己的筷子伸進這個碗里的。我來臺州可不是為了吃蘿卜排骨的。我胃里的每一寸都應該被鮮美的東海海鮮裝滿才是硬道理。但恰好那個蘿卜就停在我面前。好吧總不能空盤子不吃東西吧!我伸出了筷子。

瞬間,我傻了。

那是種怎樣復雜的味道啊!大概沒人會用“糯”來形容蘿卜吧…但它就是糯,是一種“軟綿而不塌”的口感。蘿卜初味是咸鮮,一嘗就是在很厚的骨湯里泡了很久才得到的味道。咸的很恰當,調味OK。意想不到的是后味的甜。那只能是蘿卜自帶的。只有過了冬淀粉沉淀后析出糖分后的蘿卜才能有這樣的甜味。

蘿卜的極致大概也不過如此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臺州椒江區的仁益飯店

仁益飯店是一個臺州人帶我們去的。作為外地人,我不知道它在本地是不是特別有名氣。為什么去這家?老實說一開始也挺沒概念。大馬路主路橫出一條巷子,仁益就在那條不起眼的巷子里,看上去很…大排檔。嘈亂的環境,并不能跟高雅聯系上的環境,食材在一樓羅列出來,似乎也很常見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一道蒸蟹,具體名字我忘了,但是很原汁原味

但這一切的貌似平凡都掩不住它在上菜后的閃光點,即對于“原汁原味”這四個字的理解。那一晚,我們桌上有很樸實的腌大頭菜,蒸蟹,毛豆炒咸肉,清水抄小魷魚,紅燒魚籽魚肚,油豉蒸鰻魚等。或許這些菜哪里都能吃到,但在仁益,不知為何,做出的滋味就和其他所有能吃到類似菜肴的餐廳口味不一樣。“鮮”是一個不足以概括的字眼。那種因為食材“活鮮好”所帶來的“甜鮮咸”,是任何其他城市所不能比擬的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毛豆咸肉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紅燒魚籽魚肚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就是清水過了一下的超新鮮小魷魚

其實整個臺州美食都是這個方向:最好的食材,原汁原味。

老扁——意外的驚喜

我們來到臺州的時候,是三月某個周五的上午。饑腸轆轆的我們并不知道中午該吃什么,眼巴巴的望著小寬。小寬說,去老扁吧,張勇曾經帶我去過,挺好的。

張勇是新榮記的老板。他嘴很刁,尤其對于東海海鮮,因為吃得多。所以一條魚是野生的還是家養的,一吃就吃出來。既然老扁是張勇帶他去的,那一定有它過人之處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門牌破舊的老扁

真的是一個很破舊的小巷子,老扁的招牌上電話都缺了幾個數字。我們走進這個巷子,十分懷疑這里是否真會有一個出乎意料的餐廳。

但沒想到一下子會遇到如此多從沒見過的食材和烹飪方法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各種食材陳列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臺州當地的辣菜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糖水煮紅薯

比如當地的“辣菜”,一個很像芹菜芯,但吃到嘴里帶有明顯山葵味道的植物。或者河豚干,純黑的魷魚干,糖水煮的板栗和紅薯,紅糖水打的蛋花湯,以及各種不知名的魚,整齊的列在冰上。我立馬想到了第一次吃汕頭的場景,仿佛另一個世界的美食大門就此打開。

每一次吃一個有十足地域特色城市的食物,一開始的好奇和激動是克制不住的。老扁的每一道菜,都是對我美食認知的新挑戰:原來這個地方的油渣其實是炸豬五花片!原來這里雞蛋是喜歡用糖水打的!原來這世界上還有“辣菜”這種山葵味的植物!原來糖水煮的板栗可以如此甜蜜不爛有嚼勁!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臺州人眼里的“油渣”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軟糯韌甜完美的糖水煮栗子

小寬說你們別多吃啊,晚上還有新榮記呢!那才是真正的高潮。我們迎合應答著,其實并沒有完全聽進去,因為,好吃。

所以當晚那種“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”的后悔幾乎是必然的。

新榮記的第一次親密接觸

第一次聽到新榮記是在一個微信公眾號里。她說有這么一個好吃的新城市,想立馬告訴大家。文章里印象最深的是新榮記,因為她說這是一個品質高度統一的餐廳,北京上海都有,已經很讓人刮目相看,然而臺州臨海的大本營還是更勝一籌。

這簡直是最高的贊譽。

因為吃過上海北京的新榮記都會贊同,它們已經是幾乎滿分的美好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臨海新榮記的大門

每道菜原料考究這個,只要吃過新榮記的,大概沒有不贊同的。

而臨海的新榮記,有種嚴謹的大氣,甚至帶一點威嚴。它線條分明,內飾不多但件件有分量。空間里的留白讓人舒服,射燈的精準照射讓對的空間飾物有對的聚焦點。當然,放在北京上海,這個檔次的設計還是相對常見的,但在臨海也能做到這樣,大概是一種不妥協吧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臨海新榮記內部的裝飾

這也就是為什么每次來臺州,我們都會把最重要的那頓晚飯放在新榮記的原因。在新榮記,我個人最喜歡的是秘制熏鯧魚拼椒鹽石魚苗,薺菜黃魚羹和野生東海黃魚燒咸菜這三道菜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秘制熏鯧魚拼椒鹽石魚苗

秘制熏鯧魚不是個復雜的菜,江浙家庭常吃熏魚,這道菜是同一個路子。但難能可貴的地方體現在兩個細節:

一是當時鯧魚最肥美,所以新榮記專門選擇了熏鯧魚,而不是按教條,選用青魚或其他大體積魚來制作熏魚。

二是上桌時的狀態。其實熏魚最好吃的時候,是剛炸出來,但放了一兩分鐘不至于燙口,皮酥里嫩的瞬間裹上調好的甜咸醬汁。這時酥,甜,軟,香,鮮在一瞬間同時迸發出來,是吃熏魚最完美的極致。

這道秘制熏鯧魚帶我進入了那個境界。那道菜上來之后,我幾乎沒法控制自己,不斷的送進自己的嘴里。直到薺菜黃魚羹出現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薺菜黃魚羹

薺菜黃魚羹最出彩的地方在于花生碎,薺菜和筍絲。因為新榮記擅長烹飪野生黃魚,所以黃魚做好后肉質細膩是基本要求。但一道羹,除了新鮮的魚,還需要講究口味的搭配。這道黃魚羹很聰明的加入了花生碎和薺菜,用花生的酥脆和黃魚羹的軟稠形成對比,加上薺菜去腥,筍絲增鮮,每個細節都體現了“把心思花在對的方向”這個理念。

野生東海黃魚燒咸菜是那晚的高潮。

臺州才是如今愛吃的人最想去的城市

野生東海黃魚燒咸菜

沒錯,東海野生黃魚很貴,貴的離譜。但其實我又如何有資格在這里抱怨?這樣的天價始作俑者還是我們自己。一方面人類走到了食物鏈的頂端,才會開始肆無忌憚的過力捕撈,一方面正因為如今稀有天價,才略微有可能從價格方面控制更多的人過度捕撈。這是一個似乎沒有一個立竿見影的回答的矛盾。

在那晚,在已知會有如今罕見的東海野生大黃魚的前提下,我選擇了貪圖眼前的美好。我告訴自己這輩子可能只有這么一次機會享用這個曾經豐沛的珍饈,及時行樂吧!

這道野生東海黃魚燒咸菜再次體現了新榮記對本味的尊重。

其實在如今,面對野生黃魚如此昂貴的價格,任何一家餐廳都可以貴上加貴,“改良”這道菜的傳統做法,把里面加入魚子醬松露之類的,讓這道菜更昂貴到無可復加。但新榮記沒往這個方向去想。黃魚配咸菜,早已是一個歷經歷史考驗,鮮美之極的搭配。做菜其實從來不需要為了改變而改變,好食材,對火候,調味恰到好處,就是最好的狀態。

(編輯:夏嵐)



免責聲明:本篇文章轉自網絡,如有侵權,請告知刪除,本網站不負責任何法律責任。聯系方式:QQ:3098026269
友情鏈接
北京时时彩计划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