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關于我們歡迎來到 · 視點印象網
歷史您的當前位置: 主頁 > 歷史 >
皇妃當面譏諷慈禧遭何處罰?堪稱清宮史上絕無僅有
時間:2017-06-13來源:光明網
核心提示: 慈禧就珍妃受賂賣官一事斥責珍妃壞了祖宗家法,豈料倔強的珍妃反唇相譏慈禧,祖宗家法亦自有壞之在先者,妾何敢爾?此太后之教也。意思是你自己垂簾聽政有違祖制,……

核心提示:慈禧就珍妃受賂賣官一事斥責珍妃壞了祖宗家法,豈料倔強的珍妃反唇相譏慈禧,“祖宗家法亦自有壞之在先者,妾何敢爾?此太后之教也。”意思是你自己垂簾聽政有違祖制,否則我怎么敢這樣做呢?我收賄賣官還不都是向你學的!慈禧最聽不得的話就是諷刺其垂簾聽政,當場大怒,命剝去珍妃衣服“袒而杖之”。在清朝的歷史上,皇妃遭受這樣的處罰還是第一次。

皇妃當面譏諷慈禧遭何處罰?堪稱清宮史上絕無僅有

慈禧 資料圖

本文摘自:光明網,作者:佚名,原題:與慈禧結怨的珍妃被囚禁不為新政而因賣官

在清末歷史上,除慈禧之外,珍妃就是最具傳奇色彩、最受人矚目的妃子了。雖然她只活了短短的25年,但至今人們依然對她的故事津津樂道。在世人心目中,珍妃一直是一個因幫助光緒變法維新而遭慈禧嫉恨,繼而被打入冷宮最終慘死的犧牲品,是一個深明大義的正面形象,不管是著書立說的文人,還是民間百姓,都對珍妃與光緒的愛情報以同情,對慈禧的霸道與殘忍進行鞭撻。然而,歷史真相卻并非如此簡單。在全國政協《文史資料選輯》第92輯里,清末名流商衍瀛撰寫的《珍妃其人》,卻給出了我們不同的一個珍妃——一個因賣官而與慈禧結怨,并因此被囚的珍妃。

珍妃也曾是慈禧的寵兒

1889年,對光緒皇帝來說是個重要的年份,這一年他大婚了。本該是高興的事,光緒卻怎么也開心不起來,因為選個啥樣的媳婦,他根本做不了主。慈禧太后為光緒選取了一后兩嬪,皇后是慈禧的侄女隆裕,兩嬪就是15歲的瑾嬪和年僅13歲的珍嬪,也就是后來的珍妃。

三個女人之中光緒為何只喜歡珍妃?比較一下其他兩位就顯而易見了。隆浴皇后比光緒大三歲,雖說女大三抱金磚,可這塊慈禧硬塞給他的金磚,光緒打心眼兒里不喜歡。另一個瑾嬪性情忠厚,沒啥特色,與光緒相處漠漠。相比起來,13歲的珍妃就不一樣了,不但容貌比起皇后和瑾嬪來要漂亮得多,而且生性活潑,再加上幼讀詩書,琴棋書畫無所不能,招人喜歡自在情理之中。可愛的珍妃給一直處于壓抑中的光緒帶來了一絲生氣,所以光緒對珍妃是百般寵愛,連在御書房讀書寫字的時候,也不忘讓珍妃在一旁伺候。

光緒對珍妃的寵愛,自然引起了隆裕皇后的不滿,經常向姑媽慈禧打小報告抱怨。然而,慈禧并沒有太過干涉光緒對珍妃的專寵,一是因為她自己的這個侄女也不是非常喜歡,二是因為慈禧起初對珍妃也是十分

喜愛的。據曾侍奉珍妃的白姓宮女回憶:“珍妃貌美而賢,初入宮時,極為慈禧所鐘愛。”的確,與木訥粗劣的隆裕皇后相比,聰明伶俐善于應對的珍妃更能討慈禧的歡心。因為珍妃的字寫得好,所以一段時間內,慈禧賜群臣的福、壽、龍、虎等字,均由珍妃代筆。為了提高珍妃的書畫水平,慈禧還特地指派才女繆嘉惠做珍嬪的書畫老師。

在一位珍妃后輩人寫的《我的兩位姑母———珍妃、瑾妃》文中還提到,珍妃還曾經替皇后主持過繼嗣典禮。想想看,在慈禧專權的皇家,要是她不點頭,珍妃如何能主持這樣一個大典?由此看來慈禧一開始十分喜歡珍妃。甚至有一年夏天,慈禧太后要去頤和園避暑,臨走時還特意帶走了皇后與瑾嬪,任由光緒帝與珍嬪在紫禁城里過二人世界。

賣官受賄惹災禍

珍妃思想開放,喜歡新生事物,這種性格,在規矩多多、禮法森嚴的皇宮大內顯得格外另類,而頑固守舊的慈禧也漸漸對珍妃的行為產生反感。珍妃特別喜歡照相,她托人買來照相機,“不拘姿勢,任意裝束”,不僅在自己的景仁宮照,而且在皇帝的養心殿照。據說珍妃還暗中指使一個姓戴的太監在東華門外開設了一個照相館,此事被慈禧聽說后,以“宮嬪不應所為”斥責珍妃。照相館被查封,戴姓太監被打死。再加上珍妃愛穿男裝在宮里走動,這讓慈禧更不能理解,認為給皇家丟了臉面。
 

照相、男裝,不過是珍妃引發慈禧反感的開始,真正招致慈禧厭惡的事情,是珍妃參與了與其身份不相符的賣官活動。商衍瀛在《珍妃其人》中,講述了珍妃賣官的緣由和經過。

珍妃之所以會走上賣官的道路,主要是由于自己的零花錢不夠用。那時的內廷,不同的級別工資不同,比如皇后每年年薪是例銀一千兩,逐級遞減,到了妃子這個等級,年薪就減到了三百兩。這個花銷放在老百姓身上是綽綽有余,但是珍妃自小就沒有節省的習慣,花錢大方慣了,有事沒事還會給宮中太監們一些小恩小惠。時間長了,虧空日漸增多,必須想點其他的生財之道,來彌補常年的花銷不足。于是,珍妃就搞起了向外賣官受賄來賺取外塊這項兼職。

這個賣官小集團除了珍妃,還包括珍妃的胞兄志琮和一干小太監,大概的流程是這樣的:第一步是先串通奏事處的太監,奏事處乃是太監與朝廷官員傳達溝通之處,由他們探聽有何官缺,再告知志琮等出面尋找買家。珍妃的作用,就是找個適當時機在光緒面前美言幾句,成功之后,大家都有錢賺。

在珍妃的賣官事業中,有一次甚至賣出了個上海道員。據胡思敬的《國聞備乘》記載:“魯伯陽進四萬金于珍妃,珍妃言于德宗,遂簡放上海道”。魯伯陽雖買得了上海道員的官職,卻在上任一個月后被江督劉坤一彈劾罷免。

賣官這種是事再一再二難再三,珍妃替人拉關系跑官的事情在光緒面前還是會敗露。珍妃向光緒舉薦了一個叫玉銘的人出任四川鹽法道,這個職位在四川相當重要。可這個玉銘不爭氣,在光緒面試中露了陷。光緒問玉銘此前在哪里當差,玉銘竟然回答在木廠當差,光緒當場就愣住了,繼而讓玉銘寫寫自己的簡歷,可玉銘卻半天寫不出來,居然是個文盲。光緒只好把玉銘開缺回家,而對推薦玉銘的珍妃卻未加追究。

說起來,在清代捐納買官其實也不算違法,而是一件政府許可的選官途徑。在康熙時,就正式頒布捐納制度,直到1901年才明令禁止。這期間,很多名人都是通過捐納買官走上仕途的。比如洋務運動中起重要作用的徐壽、鄭觀應、薛福成,還有甲午戰爭中犧牲的管帶鄧世昌,甚至還有“戊戌六君子”之中的譚嗣同等等。這也就是說,珍妃賣官稱不上違法,可卻違背了后宮不得干政的祖訓,同時也得罪了慈禧。

清人胡思敬的《國聞備乘》上,記載著這樣一個故事:李蓮英為自己的四個養子向慈禧托情,希望能在朝中謀個差事,慈禧召見刑部尚書葛寶華,望其給個方便,結果被葛寶華以“補缺當遵部例”的理由給駁了回來,而珍妃卻通過光緒為他人謀到了四品的“道員”。這怎能不讓慈禧對珍妃心生厭惡。在當年慈禧六十大壽后,本已從嬪升妃的珍妃被降成了貴人。雖說慈禧處分珍妃是為了打擊帝黨,但珍妃也的確因賣官違犯了祖制家法,再加上她舉薦自己的老師文廷式給光緒,影響了皇帝的決策。這種“干預朝政”的事慈禧自然不能容忍。

慈禧就珍妃受賂賣官一事斥責珍妃壞了祖宗家法,豈料倔強的珍妃反唇相譏慈禧,“祖宗家法亦自有壞之在先者,妾何敢爾?此太后之教也。”意思是你自己垂簾聽政有違祖制,否則我怎么敢這樣做呢?我收賄賣官還不都是向你學的!慈禧最聽不得的話就是諷刺其垂簾聽政,當場大怒,命剝去珍妃衣服“袒而杖之”。在清朝的歷史上,皇妃遭受這樣的處罰還是第一次。此事在清宮檔案中有過記載,溥儀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中也有記載。

隨后,珍妃被慈禧幽閉于宮西二長街百子門內牢院,被太監總管嚴加看守,從此與光緒隔絕,不能見面。據此,商衍瀛寫道:“珍妃于甲午十月幽閉,距戊戌尚有四年,外聞傳說因贊助新政而被罪的話,證諸史實,毫無其事,不辯自明。”也就是說,珍妃因收賄賣官而獲罪,而非什么襄助新政。況且1894年10月后珍妃已不能接近光緒,而維新運動是在1895年4月所謂的“公車上書”后才真正發動,此時珍妃已無法參與其事,更不可能因維新而獲罪。

(編輯:海霞)



免責聲明:本篇文章轉自網絡,如有侵權,請告知刪除,本網站不負責任何法律責任。聯系方式:QQ:3098026269
友情鏈接
北京时时彩计划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