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關于我們歡迎來到 · 視點印象網
兒童您的當前位置: 主頁 > 兒童 >
試著讀懂不一樣的孩子
時間:2017-04-27來源:人民日報
把試卷放大一倍給個別同學做,竟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。如果你班里有錯別字頻出、書寫特別慢的學生,不妨試試看。或許他們不是不懂,只是視知覺辨析能力比較弱。近日,杭州一位……

  試著讀懂不一樣的孩子

  “把試卷放大一倍給個別同學做,竟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。如果你班里有錯別字頻出、書寫特別慢的學生,不妨試試看。或許他們不是不懂,只是視知覺辨析能力比較弱。”近日,杭州一位年輕的小學語文老師在朋友圈曬出這樣的感慨。

  “放大試卷”的小嘗試,取得了怎樣的效果?折射出哪些我們未曾關注的問題?又對教育改革有何啟示?

  考卷放大一倍,“落后”男孩改變大

  在杭州市保俶塔實驗學校申花路校區,90后孫志君老師向記者講起這份“特殊試卷”的故事。

  孫老師現在是四年級11班的班主任,孩子們從入學就由她來帶。孫老師注意到全班年齡最小的一個男孩學習上總比其他同學慢一拍:很多四年級的學生已經能快速閱讀,這個男孩卻仍要用手指點著一個一個字“指讀”;到了四年級,抄生字應該不是難事,但這個男孩對著一個字常常得先抄左邊的部首、再看右邊的部件,寫的字個頭特別大,有時還組合得奇形怪狀。三年級下學期的時候,孩子的家長甚至無奈地考慮過,讓他復讀一年。

  “孩子確實在努力,做事情也挺認真。字寫得慢一點、書背得慢一點也沒事。”孫老師覺得,要試著“懂”他,讓他“慢慢來”。

  今年3月,語文課要進行第二單元小測驗。“既然孩子看得費勁,如果放大一點會不會有改善?”孫老師決定試試,專門印了一份考卷,頁面比普通考卷大一倍,字看上去也疏朗不少。怕班里同學不理解這個“特殊待遇”,孫老師跟學生們解釋說,不是這個男孩不好,他只是看不清楚。

  卷子批改出來,孫老師心里一喜。在“識字寫字”部分,這個男孩只扣了3.5分,4年來難得地得到一個“優”。

  接下來一次測驗,孫老師事先征詢男孩意見,男孩表示還想繼續用“放大試卷”。這次測驗時間有點緊,班里幾個孩子沒完成。讓孫老師意外的是,在規定時間內,這個男孩做完了全部題目,他說“看題目沒有以前那么累了”。雖然閱讀理解、寫字填空還有錯題,但跟他以往相比,變化已經非常大。

  男孩的變化不僅表現在成績上。孩子媽媽開心地告訴孫老師:“他上周末跟我聊天,那真是神采飛揚!”媽媽很感慨:“孩子真的潛力無限,一些小事會觸發大的改變。”

  “雖然不可能突飛猛進,基礎知識得慢慢查漏補缺,但只要孩子樂學、愿學,家長和學校一起努力,我想會慢慢進步的。”孫老師說。

  孩子成長中有許多密碼我們仍不了解

  有5年教齡的孫老師,在2014年就取得了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的證書,現在負責學校“心語軒”心理輔導室。

  “剛工作的時候,我就有這樣一個困惑:為什么有些孩子再怎么努力,成績就是上不去?家長也很崩潰,不知該怎么辦。”接觸到一些心理學、兒童行為發育和學習能力方面的知識之后,孫老師發現很多類似的“謎題”得到了解釋,“這真的是一門很深的學問”。

  像這次“放大試卷”帶來的改善,印證了孫老師的判斷:孩子很可能是因為視知覺辨析能力較弱,造成讀寫障礙,這只是生理發育方面的問題,不是懶,更不是笨。

  “讀寫困難兒童是一個數量龐大的群體,只是不為公眾所知曉。”長期關注這一領域的錢江晚報學能拓展中心教學總監呂敏說。他們曾對杭州2萬名學生、500多名老師做過調查,發現近30%的孩子存在各種非智力因素的學習困難。2004年北京教科院對約1萬名小學生進行評估,發現其中10%的學生存在不同程度的讀寫困難現象。

  呂敏認為,存在讀寫障礙的學生往往不適應常規性的學習,特別需要“量身定制”適宜的教學方式。同時,在專家指導下,也應引入專業的干預和輔助訓練,幫助這些孩子修復與學習有關的能力、發揮潛能,進而提升自信心、學習動力。

  “孫老師的嘗試很有意思,也很有意義。”保俶塔實驗學校申花路校區校長鄔芳琴說:“實際上孩子成長中有許多‘密碼’我們仍不了解,需要大家共同關注。”近些年,學校逐步把對兒童心理健康的研究和關注納入教學管理,從2005年開始,所有教師都要參加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C級資格證書的培訓。

  據浙江省教育廳副巡視員吳永良介紹,今年該省9項教育實事項目中,就包括建300個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示范點,推動全省50%的中小學在心理咨詢與健康教育機構方面達標。

  讓每個學生受到適宜的教育是課改的應有之義

  “放大試卷”這個例子通過網絡、媒體“走紅”后,不少老師也開始思考:長期形成的教學做法,是不是符合孩子們成長的需要?孩子各方面發展發育的差異,應該得到更多重視和尊重。

  比如,以往課堂紀律總是要求孩子“手放好,坐端正,耳朵聽仔細”,但常常會有一些“特殊”孩子,有的手里擺弄件小東西反而能集中注意力,有的貌似在神游,但卻能跟上節奏、答出問題,還有的甚至會在課堂上喊叫、跑出教室。這時候更需要分析判斷具體原因,而不是一概以“亂動、注意力不集中”斥之。

  鄔芳琴校長說,心理學研究表明,孩子在學習接受方面有“視覺型”“聽覺型”“動手型”等不同的幾類,這就要求老師在課堂設計上多動腦筋,“一講到底”效果不會好。面對各種原因導致的問題,不能簡單化地“一刀切”,“要學會等待和寬容”。

  由“放大試卷”引發的思考和探索還在繼續。孫老師告訴記者,她還在琢磨一些新辦法,希望在適當時機繼續嘗試。比如有一些閱讀理解或應用題特別弱的孩子,問題可能出在視知覺能力上,既然“看”不懂題目,能不能改由老師把題目讀給他們聽?

  當前,義務教育課程改革正不斷深入。因材施教、因人而異,讓學生各得其所正是課改的應有之義。

  從今年開始,浙江在全省中小學全面推進深化義務教育課程改革。浙江省教育廳副廳長韓平談及課改時表示,每個孩子都是一個有獨立特色的人,教育也應該更加個性化,“理想的義務教育是全面性和差異性、社會化和個性化的統一。讓每個學生都能受到適宜的教育,人人成才,這才是教育本源意義上的真正公平。”

(編輯:夏嵐)



免責聲明:本篇文章轉自網絡,如有侵權,請告知刪除,本網站不負責任何法律責任。聯系方式:QQ:3098026269
友情鏈接
北京时时彩计划app